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师训研究 > 校本研修

一叶知秋见冷暧,一“装”融情做学问

发布日期:2017-09-14 16:42 作者:admin  阅读: 次 字体:[ 大 ] [ 中 ] [ 小 ]

 

 

 

《淮南子•说山训》里说:“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。”一片树叶虽小,但借助敏锐的观察力和对大自然的新奇感,我们却能从细微的凋零迹象里感知气候的变化,窥探生命的意义。做学问也是如此,韩愈说:“师者,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。”在博大精深的文化宝库里,教师该如何把一腔热血洒圣坛呢?若是借由“一叶知秋”的腔调,是不是也能唱出一曲浓情四溢的黄梅戏呢?有着丰富表现力的教学策略——“装”,融抒情和纯朴于一体,蕴藏教育真谛,吹响了热爱生活的号角。教师凭着敏锐的观察力,适时关注学生,“因势利导,顺势而为”,浓情尽显其中。

一、“装”彰显学问

关于“装”百度百科中诠释为:“在人前展现自己并非常态的举动,以期获得超越自己原来的更好的评价或效果。”迁移到教学过程中,即教师“装”的学问:为体现学生的主体地位,教师在某些特定的教学目标里暂时转换成另外一种角色,使得学生在特殊的学习情境里去发现和思考,获得真实、独特、全面的情感体验,锻炼学习能力和生活能力。

“装”的学问,体现人本主义理论——儿童本位论,重视孩子的成长特性和规律,核心是以人的直接经验和内部感受来解释人的心理,强调人本身的理想、兴趣、尊严、本性,目的是使学生具有高度的适应性与内在的自由性,获得个性的健康发展。

“装”以“儿童本位论”为基础,遵循学生的心里发展特点,符合新课标理念。新课改以来,教师从“课堂的主宰”到“课堂的组织者”再到“学习活动的参与者”,最后到富有新意的“无关紧要”。一路走来,高高在上的“霸权”丢了,课堂和谐民主风吹着幸福的号角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二、“装”蕴藏价值

孩子的心灵是最纯真的,孩子的世界是最纯洁的,孩子的眼光是最独特的。毕加索说:“我一生都在向孩子学习。”孟子说:“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。”

 (一)“装”蕴家庭教育中。

家庭教育的有效方法,体现在重视孩子的“观察、体会、学习和了解”上。

一则是代入法,把自己假想成孩子,用孩子的眼光观察世界,和孩子一起同步成长,用知心人的身份陪伴、引导和教育孩子,乐其所乐,忧其所忧。

二则是假设法,把自己“装”成特定情境中的人物。俗话说:“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不养儿不知父母恩。”鉴于孩子特定的成长规律,家长结合具体状况(兴趣、需要),创设情景,“过家家”游戏即是“装”的再现。另外,妈妈在游戏中引导后进生孩子时,央求孩子当小老师,把白天在学校学的知识教于自己,对于“重难点知识点”采取“似懂非懂”策略,多角度提问,多形式探讨,促使孩子发散思维。孩子用心教,享受到“温故而知新”的实惠,也增长了许多智慧——口才好了,逻辑思维强了,自信了,阳光了。

 (二)“装”现学校教育中。

陶行知先生在学校教育里也提倡加入到孩子中去,做孩子的真心朋友,和学生一起成长。“四颗糖”的故事里,陶先生不是“纠错”的见证者,而是“装”作“倾听者”,凸显了赏识教育的魅力。

曹文轩教授写《草房子》等著作时,把自己“装”成孩子,用孩子的眼光看世界,看到了孩子眼中的世界,走进了孩子心中的世界,以至于“无意中”吸引了千千万万的读者。

品德与生活课堂教学里,教师在活动中有意识(遵循学生本身特点及身心发展规律)的“装”,营造了宽松、自在的学习氛围,唤醒和丰富了学生的情感体验,激活了思维。

1、“装”体现尊重。

教学中,教师“无关紧要”与学生“主体地位”的对比,是师生角色定位的变化。“装”,尊重学生的生命体特征,尊重学生成长的权利,给其广阔的发展空间,给其温暖的陪伴,让其站在课堂最中央。而这其中的关注个体的差异和不同的学习需求,既爱护了学生的好奇心、求知欲,又尊重学生的独特体验。

2、“装”凸显信任。

“装”就要调整心态,用信任的目光,学着放手,虚心地学习、愉悦地接纳“成长痕迹”。用有別于成年人的审美标准,欣赏学生的稚拙朴素,主动融入童言无忌的语言环境。

3、“装”蕴涵包容。

“装”要有海纳百川的教学气度,教学方法、教学设计、教学策略等,以情而定,顺势而教。要想“装”得像,“装”得有意思,“装”得有艺术,教师课前就要本着“依标扣本顺学情”的原则,深入了解所执教的儿童,清楚其语言发展水平、生活环境、阅读积累情况等,从而真正走进孩子。

三、“装”本质上有颗童心

“装”的目的就是通过强烈的感官刺激,唤醒孩子们丰富的情感体验、充沛的思维活力,给孩子多姿多彩的童年,这必然要求教师要有一颗童心,而且课堂上要活泼的像个孩子。因为“打成一片”的状态,正是师生共融,心灵零距离的时刻。

著名特级教师于永正执教的古诗《草》中的精彩片段即是“装”的典范,使得学生享受到愉快、自信、有尊严的学校生活。

生:妈妈,我今天学了一首古诗,背给你听听好吗?

师:好!(生背)

师:我女儿真能,老师刚教完就会背了。(众笑)

师:谁愿意回家背给哥哥听?(指一名学生到前边来)现在我当你哥哥,你该怎么说 ?

生:哥哥,今天我学了一首古诗,我背给你听听好吗?

师:哪一首?

生:《草》。

师:噢。这首诗我也学过,它是唐朝大诗人李白写的。

生:哥哥,你记错了,是白居易写的!

师:反正都有个“白”字!(众笑)我先背给你听听:离离原上草,一岁——

生:一岁一枯荣!

师:野火烧不尽,春…春……哎,最后一句是什么来着?

生:春风吹又生!

师:还是弟弟的记性好!(众笑)

师:谁愿意背给奶奶听?(指一名学生到前边来)现在,我当你奶奶。奶奶没有文化,耳朵有点聋,请你注意。

生:奶奶,我背首古诗给你听听好吗?

师:好!背什么古诗?什么时候学的?

生:背《草》,今天上午刚学的。

师:那么多的花不写,干嘛写草啊?

生:(一楞)嗯,因为……因为草很顽强,野火把它的叶子烧光了,可第二年又 长出了新芽。

师:噢,我明白了。背吧!(生背)

师:“离离原上草”是什么意思?我怎么听不懂?

生:这句诗是说,草原上的草长得很茂盛。

师:还有什么“一岁一窟窿” ?(众笑)

生:不是“一岁一窟窿”,是“一岁一枯荣”。枯,就是干枯;荣,就是茂盛。 春天和夏天,草长得很茂盛;到了冬天,就干枯了。

于老师在背诵指导里,“装”的内涵丰富:或是年轻的妈妈,或是同龄的哥哥,或是年迈的奶奶。是妈妈时,言简意赅,语言风趣,善于赏识与鼓励孩子;是哥哥时,故意“误导”,不着痕迹地检查与鼓励;是奶奶时,没有文化,疑惑多多,直击重点。可以说不同的人物,对话的内容的不同,引导的侧重点不同,“道而弗牵,强而弗抑,开而弗达”。

于老师的“装”,就是这样不着痕迹地,把儿童带入宽松的、自主的学习情境中,给儿童的感觉很真实,很立体,激发了儿童的思维创造和情感体验,可谓装的恰如其分,恰到好处。

“装”是一门学问,教学中“装成无关紧要”是一项本领,能“装”会“装”则是生命价值的一种体现。语文教学中,只要教师“心中有学生”,就能整合教学资源,合理创设教学情境,巧妙开发生本课程,使其养成乐于探宄、热爱生活的好品质,成就一个健康的体魄,一个浓情的童年。

一叶知秋见冷暖,一“装”融情做学问。

 

    分享到: